歡迎進入中國電影文學學會頁面

逄鴻星

網站用戶

留學生

【長篇小說】   作者:逄鴻星    日期:2019-04-20

連日來,顧思遠總感到背后有兩只眼睛在窺視著他,搞得他有些神經質,不自覺地總回頭張望,看過后什么也沒有發現,這種怪怪的感覺一直持續到今天。

也許大家會認為顧思遠這個人很敏感,神經質。其實,他這個人既呆笨又有些木訥。從小學到大學,了解他的同學都這么評價,就連他自己也覺得這評價有幾分道理。

同學聚在一起海侃,天南地北,頭頭是道,他卻不成。就算讓他照著稿子讀,他也總是表情呆訥,結結巴巴的,像一只目光灰暗的老企鵝。班級里的同學大部分都很機靈,對老師講的知識不僅諳熟于胸,還能舉一反三。

從國內到莫斯科來留學,轉眼四年過去了。顧思遠除了整天泡在圖書館里讀書,就是扎在實驗室里研究遠程發射、遠程接收。還有就是每周都要去學校工廠,研究制作航模飛機。課余休息的時間,他也沒閑著。顧思遠除了酷愛航模外,特別喜歡自行車運動。他騎著自行車到處觀光,幾乎走遍了整個莫斯科城的大街小巷,對這座城市的熟悉和了解,絕不比一名專職的出租車司機遜色。盡管顧思遠學的是電子學專業,主要內容就是學習計算機編程和遠程控制,但來莫斯科學習航模飛機的制造和參加航模運動是他的主要目的之一,至于騎自行車觀光,那純屬于閑暇無聊消磨時光的最好選擇。

顧思遠的電子學老師叫鮑里斯·謝夫蓋耶維奇·葉列梅耶夫,主要教授計算機編程學,相當于中國的班主任老師。剛入學那陣子,絕大多數中國來的留學生對俄羅斯人一長溜的名字都頭痛,總是記不住,沒辦法,班級上的同學只好像背經書一樣,捂著耳朵卷著舌頭硬背,才能記住鮑里斯老師的名字。

鮑里斯老師是個十分和善的小老頭兒,矮矮胖胖的,寬臉,清秀的眉毛下深陷一雙鷹一般光亮的灰色眼睛,鼻子高挺且略呈鉤狀,寬大的嘴厚厚的嘴唇。光頂禿頭,稀疏的頭發從額頭向后呈U狀,除眼角增添了些許魚尾紋外,他皮膚光滑,滿面紅光。一套半新不舊的西裝緊緊地裹在身上,走起路來穩健有力,儒雅之中隱隱帶著一絲不易讓人察覺的殺氣。

鮑里斯老師平時總是將笑容堆在臉上,他對學生,特別是對顧思遠他們這些外國留學生更是慈愛,像父親一般。每逢周末,鮑里斯老師便將顧思遠和班級另外幾個外國留學生叫到他家,做上一桌子他家鄉的飯菜請大家吃。

老師的家就在伏爾加航天工程學院的教授別墅區里,獨門獨院,十分僻靜。院子的四周長滿了高大濃密的白樺林,筆直的樹干,婆娑起舞的枝葉,增添了院落的幽靜。白樺林中一條石板小路彎彎曲曲地穿過樹林直達老師的家。他們每次去他家時,大多都是在周末的傍晚時分,整個院子總被帷幕般的梧桐樹和白樺樹影子籠罩著,顯得有幾分幽暗。夜幕襲來,暮色像黑汁一樣淌過整個院子,旋即又如薄霧輕煙般緩緩溢開,向四處滋生。泥土總是潮潮的,濕濕的,散發出一種說不清的氣息,這氣息再與樺樹汁液的清香和蒿草的芬芳混合在一起,便勾兌出一股熟透果子的味道,令造訪者留戀駐足。

鮑里斯老師家的別墅像其他俄羅斯人的家一樣,系木質結構。有人說它建于四十年代,也有人說它是五十年代后期建的,不過看上去確實有些老舊了,門窗上的油漆早已剝落,墻面斑斑駁駁的,靠近地面的地方生長著黑綠的青苔,一棵野雜樹頑強地扎根在屋脊的板縫里,在昏黑的暮色里隨風搖晃著。

屋內的陳設布置得挺和諧,既簡潔干凈,又給人以舒適感,與主人的身份很協調。這些都要得益于鮑里斯老師新近雇用的那個傭人,她叫安娜,四十幾歲的樣子,整個名字也是很長一串,全部喊出來如同唱一首歌,學生們都記不住,也懶得記。

安娜身材魁梧高大,長相一般,稀疏的黃頭發,看上去像一堆枯干的蒿草。白色的皮膚上布滿了紅紅的小血點,乍看上去以為是患了皮膚過敏癥。她手臂上長滿了細細的黃汗毛,臀部健碩肥大,一件不大合身的黑色套裙像塊圍布掛在腰間,腳上套著一雙樣子粗笨的紅色靴子。但她做起家務來既勤快手腳又麻利。她平時話語不多,眼里特別有活,對來家里做客的學生們總是客客氣氣的。從她的言談舉止中,學生們不難看出,她是把學生們當成她自己的孩子。

鮑里斯老師原先在高加索有一個美滿的家,有妻子和三個孩子。據說,他的親人前些年在連綿不息的戰火中死了,僅他一人幸存。為逃避戰火,他孤身來到了莫斯科,應聘到伏爾加航天工程學院教授計算機編程學。

顧思遠到莫斯科留學的第一天,鮑里斯就任他們這個班的指導老師。無論在家里還是課堂上,鮑里斯老師很少對學生們談及政治。特別是那些有關戰爭的敏感話題,即便是偶爾提及,立場也總是站在俄羅斯政府這方。直到很久以后,顧思遠才聽同學們說,鮑里斯老師的家人是被恐怖分子的炸彈炸死的。鮑里斯老師一家的悲慘遭遇,讓顧思遠和同學們十分同情,并對恐怖分子產生了無比的痛恨。

痛恨歸痛恨,同情歸同情,顧思遠心想,這打起仗來子彈可不長眼睛,弄到身上鉆幾個窟窿可不是鬧著玩的。真要是那樣,遭人恥笑不說,弄不好還惹上國際官司,顧思遠從不干那些劃不來的事情。治安局勢不好時,他很少出門,就連學校廣場上的畢業集會,節日里街道上的彩車大游行這樣轟轟烈烈的活動,他也不敢去湊熱鬧,唯恐碰上那些不要命的恐怖分子,在人群里暗放炸彈。更擔心那些身上捆綁著烈性炸藥的人,尋找人群集聚的地方同歸于盡。萬一碰上,稀里糊涂地就去見了馬克思,那就不劃算了。班級里的同學經常調侃他是膽小鬼,恐怖片看多了,整天設想一些恐怖場景嚇自己,甚至有些杞人憂天,恐懼、擔心得一點兒道理沒有。每當這個時候,顧思遠只是斜著眼看著同學們,不爭辯也不生氣。他心想隨你們說什么吧,反正不久就要畢業了,參加完畢業典禮立馬就回中國去,一回到中國就安全了。

一想到不久就要回到闊別四年的中國東北老家,能吃到香噴噴的紅燒肉燉薯粉,鮮嫩無比的濱江湖糖醋鯉魚,地道正宗的滿族烏拉炭火鍋,他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在這個時候,要格外注意安全,不可節外生枝。

我也說幾句

共2條評論

請登錄!【登錄】【注冊】注:必須登錄以后,才能評論和評論。登錄后此處顯示,請留下您寶貴的意見。

評論列表

  • 很好的一篇文章,值得去看。

    58分鐘前

    回復123

  • 寫的不錯

    58分鐘前

    回復123

微信公眾號

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国产亚洲精品在线视频\国产亚洲精品在线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