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中國電影文學學會頁面

石鐘山

網站用戶

激情燃燒的歲月

【長篇小說】   作者:石鐘山   日期:2019-04-20

1950年8月,父親騎著一匹高頭大馬,滿懷親情地走進了沈陽城,身后是警衛員小伍子,以及源源不斷的隊伍。此時,父親走在沈陽城著名的中街上,他的眼前是數百人組成的歡迎解放軍進城的秧歌隊,背景音樂是數人用數只嗦吶吹奏出的《解放區的天>曲調歡快而又明亮,扭秧歌的人們,個個喜氣洋佯。

父親本想打馬揚鞭在歡迎的人群中穿過,當他舉起馬花正準備策馬疾馳時,他的目光在偶然中落在了琴的臉上。那一年,琴鳳華正茂,剛滿二十歲,一條鮮紅的綢中被她舞弄得上下們飛,一條又粗又長的大辮子,在她的身后歡蹦亂跳。青春的紅暈拴懦了她的眼角眉梢,她正在和姐妹們真心實意、歡天喜地地迎接解放軍的又一次進城。三年前,遼沈戰役之后,國民黨潰退了,那時的解放軍就進城了,很快又南下了。這次解放軍又回來了,和已往不同,他們要在這里長久地住下去,守衛著新中國的北大門。于是,沈陽城里的百姓,真心實意地走出家門,來歡迎親人解放軍。

琴怎么也下會想到,這一天對她來說是人生的一個轉折點,可她一點預感也沒有,她在歡迎的人群里,用青春年少的身體盡情地扭擺著歡樂的激情。

父親望見琴的那一刻,他強健的心臟暫時停止了跳動,揚起馬鞭的右手但在半空,他張大嘴已定格在那里。此時,用目瞪口呆形容父親一點也不過分。年輕貌美的琴出現在父親的目光中,父親不能不目瞪口呆,那一年,父親已經三十有六了,三十六歲的父親以前一直忙于打仗,他甚至都沒有和年輕漂亮的女人說過話。這么多年,是生生死死的戰爭伴隨著他。好半晌,父親才醒悟過來,他頓時感到口于舌燥,一時間,神情恍惚,舉著馬鞭不知道落下還是就那么舉著。琴這時也看見了父親,她甚至沖父親嫣然地笑了一下,展露了一次自己的唇紅齒白。父親完了,他的眼前閃過一條亮閃,耳畔響起一片雷嗚。在以后的日子里,他無論如何也忘下下琴了,他被愛情擊中了。

父親參軍前的老家一直在東北的大興安嶺腳下。爺爺奶奶在早年闖關東時便把家扎在了大興安嶺腳下的一個窩棚里。父親是在冰天雪地里出生的,他睜開眼睛,看到這個世界的第一眼就是冰天厚雪、深山者林。于是胡天胡地的關東便成了父親一生中難以割舍的情結,走遍夭涯海角他也無法忘記關東的冰天雪地。經歷了十幾年的風風雨雨打打殺殺之后,父親又回到了關東,走進沈陽城,騎在馬上的父親流下了兩行激動的淚水。琴的身影在父親的淚眼里揮之不去,父親揮手抽了一下馬屁股,在心里咬牙切齒地說:老子這輩子要定你了!

父親三十有六身邊仍沒個女人,這在戰爭歲月中純矚正常,父親十三歲那一年參加了抗聯的隊伍,十三歲的父親,其實已經走投無路了,父親的父母下遠萬里闖夫東來到東北大興安嶺腳下的靠山屯,從生活上并沒有得到實際意義上的改變。靠山屯大都是獵戶,靠打獵為生,父親的父母一來到靠山屯就想學會打獵這種謀生手段,可惜的是,一直到他們凍死在古老的林子里,也沒能完全學會在胡天胡地里生存下去的手段。父親的父母在一個大雪漫天的清晨走進了深山老林,結果他們迷路了,林深雪厚,他們無法找到回家的路了。三天之后,靠山屯的人們才發現了他們的尸體,他們的尸體已經如石頭般堅硬了,那一年,父親八歲,八歲的父親生活在靠山屯舉目無親,是靠山屯的人們養大了父親,父親是吃百家飯長大的。父親從八歲到十三歲這段時間墾,他吃遍了靠山屯所有獵戶家的食物,在凄風苦雨中父親慢慢長大了。十三歲那一年,父親參加了抗聯。抗聯的隊伍里有這樣一批娃娃兵,他們連槍都拖不動,手里只是拄了根棍子,那是他們行軍時的幫手。

那一年,在冬季又一次來臨,日本人尚沒封山之前,抗聯總部作出決定,為了保存抗聯的后輩力量,決定將這批娃娃兵送到延安去學習。:父親永遠也無法忘記陜北的日子,那里的天空是那么的藍,生活是那么的火熱,父親在陜北第一次聽見那首著名的歌曲——《解放區的天》,父親和那批娃娃兵一起進入了陜北的少年干訓隊。陜北的紅軍在陜北鬧了兩年大生產之后,終于走出了陜北,一部分被改編成了八路軍,另一部分直抵東北,插入到了敵后,走進了抗日的最前沿。

父親那一年已年滿十八歲了,他在一縱當一名排長。當他又一次踏上東北的土地之后,心里多了許多說不清的滋味,他又想起了在抗聯時的歲月,還有在靠山屯吃百家飯時的日子。現在的抗聯,仍艱苦卓絕地和日本人在老林子里周旋著,他們拖住了一部分日本人的力量,支援著八路軍、新四軍的抗日。

又是幾年之后,日本人終于投降了。父親本以為下會打仗了,他從再一次回到東北后,一直無法忘記靠山屯的父老鄉親,那里是生他養他的地方,他日夜都在思念著靠山屯,可他卻一直也沒有機會回去過。日本人投降了,不打仗了,這時父親已是一縱的一名連長了。他不僅學會了打仗,而且槍法也練得百發百中了,他回到靠山屯完全可以靠打獵為生了。他要當一個好獵人,為不能自食其力的父母挽回面子,同時也報答靠山屯父老鄉親的養育之恩。父親的理想沒有得到實現,日本人投降不久,國民黨為了爭奪勝利果實再一次掀起了內戰,他們在東北投入了大量兵力,和東北縱隊展開了新的一輪較量。中國偉人毛澤東遠見卓識,早就派出了傳奇將領林彪深入到東北指揮作戰,爭爭奪奪拼拼殺殺之后,解放軍滾雪球似地壯大了起來,在中國偉人們的調度下,在東北打響了著名的遼沈戰役。那一年,父親已經是一名很年輕的營長了,年輕的父親明白了一子真理,要想安心踏實地回到靠山屯過獵人的日子,首先要把眼前的國民黨部隊徹底消滅,否則獵人將無寧日,于是,父親熱情高漲地投入進遼沈戰役,在這樣你死我活的敵我較量中,父親無論如何想不到女人,他也沒有工夫去想。雖然父親那時年輕氣盛,血氣方剛,但他早已把過剩的精力轉化到了戰爭中,老年的父親曾這樣形容戰爭:戰爭其實打的是精血。老年的父親對戰爭的形容精辟而又深刻。

遼沈戰役以解放軍大獲全勝而告終,國民黨隊伍節節退敗,固守北平和天津,企圖扼守住通往中原的這條要道。這是有著許多精血的解放軍們不能答應的,他們雄赳赳地走過山海關又打響了平津戰役。這之后,父親隨著百萬大軍一直南下,追著國民黨的隊伍一直往南,國民黨的隊伍沒有喘息的時間,追趕的父親也沒有喘息的機會。在這種追著趕著中,一年年過去了,父親的年齡也一年大似一年了。年輕力壯的父親,無數次地想過女人,但卻一直和女人無緣。父親的隊伍一直把國民黨追到了海南島,最后又把國民黨追往臺灣才暫時罷休,這時共和國已經一歲了,全國形勢一片大好,除邊遠地區仍有國民黨在負隅頑抗,但已屬秋后的螞炸沒有幾天硼達了。于是,父親的部隊又揮師北上,進駐東北沈陽城,建立更加鞏固的大后方。

父親在進駐沈陽的路上,他一眼就看見了琴,琴的身影仿佛是一粒炙熱的火星兒濺在父親堆滿干柴的心間,父親心中的大火便不可遏止地熊熊燃燒起來。

那一夜,父親無法人睡,他睜眼閉眼都是琴的身影,這就注定了父親和琴之間將會發生的故事。

沈陽軍區的前身叫東北軍區,父親那時在東北軍區沈陽城內當師長。大軍入城不久,馬上掀起了搞對象的熱潮。這些出主入死的泥腿子們,在戰火紛飛的年月里苦煎苦熬著歲月,他們的年齡都大了。錯過青春年少的不僅只父親一人,而是一批人,東北軍區的領導考慮到這一實際問題,采取了緊急而又相應的措施,于是一個表面上看純屬正常,其實充滿了陰謀和陷講的聯歡活動誕生了。

大軍剛剛入城,全國上下前所未有的國泰民安,組織一些軍民聯歡的慶祝活動是得民心得軍意的。聯歡活動在原國民黨駐沈陽總部的一間大會議室里舉行。這間會議室足能裝下一百對男女在這里謀面,談情說愛。參加聯歡的人是有條件的,那就是團職以上的軍官;女人的條件則既單一又苛刻,那就是必須年輕漂亮,勝利了,解放了,泥腿子們有千條萬條的理由把自己的婚姻放在了頭等重要的地位。

經過一番精心準備,聯歡活動如期展開。急如火煎的大齡軍官們和一群年輕漂亮的女人被集中在偌大的會議室里,當時的景象極為有趣,男女兩大陣營極為分明的,男左女右,他們分左右坐在兩排,中間一片空蕩,年輕貌美的女人們還尚未見過這樣的陣勢,她們一律不好意思地低垂下頭,臉早就紅了,她們不時地捏弄著自己的辮梢或衣角,心臟如鼓地憧擊著美麗豐滿的胸膛。男人們挺胸而坐,他們的眼里灼灼地放光,熱辣辣地在她們的臉上搜尋。父親也坐在人群中,他的心里有一股說不清的滋味正在泛濫,自從入城那天見到琴”他無論如何也忘下下她了。眼前這樣的陣勢,并沒有讓他有多么激動,此時此刻,面對著眼前這么多年輕貌美的女人他并沒有動心,他的眼前仍了時地浮現出琴的身影。琴已融入到他的血液中了。

組織這次聯歡活動的是東北軍區政治部一位首長,這位首長曾去過蘇聯,在蘇聯喝過洋墨水,而且還娶了一位蘇聯姑娘做老婆,這位蘇聯老婆此時已同首長來到了沈陽城里,見多識廣的首長覺得這樣子坐下去,就是坐到天亮也不會有什么結果,于是命人打開了留聲機,留聲機是從國民黨總部繳獲來的,留聲機里響起一支舞曲,政治部首長就站在男女的空地中央大著聲音說:跳吧,跳吧,大家都跳起來吧!他這么說過了,人們都一臉茫然地望著他,不知道留聲機里傳出來的聲音,和搞對象有什么關系,人們一臉迷茫,困惑之色,這位首長終于醒悟過來,命人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蘇聯老婆找到聯歡的現場,兩人在樂曲的伴奏下當場示范起來。首長的一只手握著蘇聯女人的手,另一只手摟著女人的腰,兩人不知是走還是跳,總之,在這群從沒開過洋葷的男人眼里這就足夠了,他們的身體熱了起來,手心里也有汗水沁出。政治部首長一邊示范一邊鼓動道:跳吧,跳吧!大家都像我這樣。他的話音還沒落地,早就有人按捺下住了,紅頭脹臉地沖將過去,順手拉起對面的一個姑娘,學著政治部首長的樣子踉踉蹌蹌地向中間的空地上走去。一時間,所有的軍官們,一哄而起,爭先恐后地向女人們撲過去,他們此時的樣子,似乎不是邀女人跳舞,而是去堵敵人的槍眼。男人們起來了,女人們也被拉了起來,男人們早就忘了手放在何處,總之拉起來再說,拉起來之后,雙手死死地把女人的腰摟定了,似乎一不小心女人會在他們的眼前飛走。舞是不會跳的,摟定女人再說,意識清醒的,仍不失風度地學著政治部首長的樣子走上一走,趔趔趄趄,踉踉蹌蹌。女人這時仍是被動者的,她們認定自己無疑是被搶了,雖然甘愿被搶,但天生的羞澀使她們仍裝出幾分不情愿,于是別別扭扭的,半推半就地讓男人摟了。幾十對男女在這樣一種氛圍中,艱難踉蹌地踏出了他們愛情之旅的第一步。

男人們紛擁著撲向女人時,父親沒有動,他仍坐在原處,他仍在想著琴。他覺得眼前的女人沒法和琴相比,他要在沈陽城里找到琴。從見到琴那一刻起。父親已做出非琴不要的決定了,當男人們各自摟定女人,女人們同時也被摟定時,父親發現在對面的角落里仍坐著一位姑娘,她誰也下看,垂著頭,似乎在想什么心事,仿佛眼前的一切都與自己無關。正因為這位姑娘的獨特,她吸引了父親。父親看她一眼,又看了一眼,這一眼讓父親張大了嘴巴,瞪圓了眼睛,眼前的姑娘分明是琴無疑!他揉了一次自己的眼睛,又狠掐了一次自己的大腿,才相信眼前不是夢,機會再一次光臨了父親。他猛的站起身,大步流星地向琴走去,他站在琴的面前,一時口干舌燥,他不知說什么是好。琴發現了眼前站著的人,她抬了一次頭,發現了眼前的父親,她很快地認出了父親,那天進城時,她曾認真地看過父親。琴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她本能地站了起來,緊張惶惑地望著父親。父親覺得眼前這一切是天賜良機,他不能再失去琴了。他一把捉住琴的小手,琴的小手在他的粗糙大手中掙扎了一下,琴說:啊,不!這時,父親的大腦里一片空白,留聲機的聲音及周圍的男人、女人統統的都下存在了,這個世界只剩下了他和琴。他捉住琴的一只小手后,另一只手很快地把琴的腰摟住了,他和那些大齡軍官一樣,笨拙但有力地把眼前的女人摟住了,接下來發生的事,連父親也不記得了,直到琴在他懷里發出一聲又一聲驚叫,他才醒悟過來,原來他踩了琴的腳。早在這之前,不少女人都驚叫過了,他們這些大齡軍官,今天一律穿了皮鞋,這是他們的戰利品。堅硬的皮鞋下時地踩在年輕貌美的姑娘們嬌小柔軟的小腳上,她們此起彼伏地下時發串一聲聲驚叫:眼前的場面似乎不是在聯歡,而是變成了屠宰廠。

恍過神來的父親,呼吸開始變得急促,眼神迷離朦朧,琴在他的懷里變得實實在在。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此時此刻會摟著琴在夢樣的情境中度過著這美好的時光。這是天賜的機會,他要把握住這樣的機會,清醒后的父親,用發抖的聲音問:

你叫啥?

……琴下答,低著頭,提防著父親的雙腳。

家在哪旮旯住?

你今年多大了?

琴的無言相對,并沒有影響父親的積極性,琴回答下回答這都無所謂,反正他此刻已緊緊地把琴摟定了,自己摟定的女人,難道還會跑了?

琴不說,父親仍說:

我叫石光榮,三十二師的師長。

父親望著懷里的琴。琴的頭一直低垂著,她的身子一直很別扭地在父親的面前斜側著,力量不是投向父親的懷中,而是從始至終一直向外掙扎著。這讓父親很不舒服,也很累,他的手臂一直在和琴的身子較著勁,但父親不計較這些,琴越向外用勁,他越感到琴的身體的實實在在。他覺得自己有義務把自己向琴介紹得更詳細些,便又說:

我老家住在靠山屯,爹娘都凍死在老林子里了。

父親說到這里,琴抬了一次頭,很快地望了父親一眼,又把頭低下了。

父親聞風了從琴頭發里散發出的桂花油味,這氣味讓父親心里甜滋滋的。

父親還說:我受了十八次傷。

父親說完這話,他感到琴的身子顫抖了一下。父親沒有多想,琴的一言下發讓他有些著急,于是他又說:我都三十六歲了!

說完之后,琴仍沒有什么反應,她的頭更低了,身體仍向外撐著,頭垂在父親胸前,那樣子似在和父親頂架。

父親說,我都三十六了!這些年一直打仗,打完小日本,又打老蔣!

父親還說:現在下打仗了,我都三十六了!……

那天晚上,成雙的男女,廝廝扯扯地半推半就地在留聲機的伴奏下聯歡了兩個多小時,在這兩個多小時中,他們下時地相互踩在對方的腳上,留下了一片女人的叫聲。從一開始,他們把女人摟定,再也沒有放開過一會兒,他們就那么艱難地、很累地下時地邁動著自己的雙腿,仿佛是在行軍。最后他們個個都大汗淋漓,胎膊發麻,腿發區,在深夜到來之前,終于結束了累人的聯歡。

父親這時顯得很有心計,在政治部首長宣布今天的聯歡到此結束時,他已經沒有理由再摟著琴下放了,他一放開琴,琴便像一只出了籠的小鳥很快從父親的身邊逃脫了。父親毫不猶豫地追了出去,那時父親已經想好了,琴就是走到天涯海角他也要把她的行蹤搞清楚.令父親大感意外的是,琴并沒有離開軍區大院,三轉兩轉走進了一幢樓里便消失了,父親覺得已經沒有必要再跟蹤下去了。

我也說幾句

共2條評論

請登錄!【登錄】【注冊】注:必須登錄以后,才能評論和評論。登錄后此處顯示,請留下您寶貴的意見。

評論列表

  • 很好的一篇文章,值得去看。

    58分鐘前

    回復123

  • 寫的不錯

    58分鐘前

    回復123

微信公眾號

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国产亚洲精品在线视频\国产亚洲精品在线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