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中國電影文學學會頁面

您現在所在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詳情頁

與含苞欲放的葉片一同步入春天

文/艾克拜爾·米吉提(哈薩克族)

來源:人民政報協日期:2020-02-28

編者的話: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大多數人只能宅在家中,默默為抗疫加油。長時間“賦閑在家”,有人擔心憂慮,有人無所適從,而有人充分利用閑暇時間,凝聚成滿滿的正能量。

自從1月24日,也就是大年三十沒有出門以來,已經整整一月有余。

這段時間,我完成了《阿拜詩集》的翻譯,也寫了小說詩歌。但是,在這一切之余,閑暇時間該怎樣度過?應當有一種臨危不懼的休閑生活。

休閑其實是一種心態。設若把你送到一座美麗海島,望著碧水藍天,一道道潔白的浪花撲面而來,而你卻心事重重,總是拗不開那些曾經的得失。你可能熟視無睹,有眼看不見藍天與碧海,陷于內心苦悶的一隅,不能自拔。這些可不是休閑,常人說鬧中取靜,而這無異于靜中尋煩。人世間的一切都會過去,當一切復又如初,你當如何面對。

我回味著我的休閑方式。經常在旅途中度過的我,行進間什么都不去想,只是感受客觀世界的存在,其中有無窮的奧妙,大多是以往被我忽略,甚或不甚了解的情景。

有一次,我行進在山區,不經意間看到公路中間偶或有一坨坨小鼓包,鼓包上還有不規則的裂痕。這當然是熱脹冷縮原理所致。司機在謹慎繞過這些鼓包,有時候鼓包連綿,形成坑洼,司機不得不減下速來。但是,是什么力量能夠讓堅硬的路面鼓起,這讓我陷入思索。當然是陽光、空氣、雨雪風霜,是這些無形的手將路面扯起鼓包。原來,真正的力量是無形的,是一束光,一縷空氣,一陣風雨,一片雪花,它們在無聲無息地滋養著一切,也在不經意間改變著一切。你看那峭壁之下的一片碎石,那叫風化石帶。連堅硬的巖石都可以風化,何況人乎。現在,一個隱形的冠狀病毒,帶著它詭異的鮮艷色彩,讓人類如臨深淵,因為渺小的它是人類共同的敵人。

己亥歲末的一天,一位老友的老伴離世,我參加為她舉行的頭七憑吊祭餐。我看到那位老友上了火,下嘴唇生了泡,一直燎到左下巴頦,一片暗黑。這是真正的急火攻心。我只是瞭了那么一眼,心里很疼。生命中相依為命的另一半離去了,他的內心是多么的孤獨、蒼涼。人生苦短。

不過,這一天的北京天氣晴朗,陽光從窗口投進來,有一絲冬日正午特有的溫暖。我注意到,東邊的窗戶外,一棵柿子樹梢還有幾顆柿子。這是北京人,不,是整個北方農民一種古老的傳統。他們認為大地之母恩賜了五谷雜糧和美味水果,人要學會分享,不能獨吞。每年柿子熟了,不全摘盡,而是要在樹上留下一些柿子,讓鳥兒們分享。多么美好。此時沒有鳥兒來啄食,我心想,在北京也就有喜鵲或灰喜鵲會來啄食吧。也許,這幾顆柿子就這樣會干癟在樹枝上,到開春時,隨著地氣上升,樹枝發芽,就自然掉落呢。我正想著,忽然看到一只麻雀(老北京人叫家雀、老家賊),落在枝頭,先是機警地環顧四方,沒有發現危險,便一躍一躍地接近距主干最近的一顆柿子,在那里一小口一小口地啄食起來。這讓我錯愕不已,舉起手機拍下了這一在我幾十年人生中第一次相遇的珍貴鏡頭,讓它定格。或許,在這樣一個肅穆的場合,我這樣的舉動有所不適。但是,我們在緬懷一個生命離去時,一個鮮活生命讓我內心深深觸動。那只麻雀吃足了,略飛一下,落在一根橫枝上,在那里左右搓了搓喙,心滿意足地棲息片刻。這一切,都被攝入我的視頻……

前幾天,戴著口罩走出家門到院子里挪車,忽然發現門口那棵玉蘭樹正在生成骨朵,毛茸茸的甚是可愛。這可是寒冬,本以為冬天樹葉掉盡,所有的樹木都在昏睡,沒承想玉蘭樹即便在寒冬也在汲取地火,孕育著即將在春天含苞待放的骨朵。這是對生命的一種責任,玉蘭樹這種辛勤與恪守,令我深深感動。我對玉蘭樹投去真摯的注目禮。

我想起初冬時分驅車行進在路上,適遇紅燈,且這個路口紅燈時間較長。我剎住車環顧左右,忽然發現左近旁的一棵山楊樹枝頭也孕育著千百顆骨朵。我明白了,山楊樹枝條雖然在寒風中搖曳,那不是瑟瑟發抖,那是在呼吸,是為在春風中招展滿樹的枝葉蓄能。到了夏天,風聲過處,我們便能聽到嘩啦啦的滿樹闊葉作響。綠燈亮了,我輕點油門,開始前行。常言說,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但我覺得,人活著不止要看到蕭瑟落葉,更要看到春天的百木華發。能看到第二年的一片綠葉,這便是生命中最大的跡象。我們每一個人,應像一片樹葉,在生命之樹枝頭吐芽。

人類,其實就是生長在生命之樹不同枝丫上的每一枚葉片。我期待著,人類盡快戰勝疫情,我們與那一棵棵滿樹含苞欲放的葉片,一同步入春天。(2020年2月26日凌晨)

(作者系第十一、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作家協會影視文學委員會副主任)

微信公眾號

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国产亚洲精品在线视频\国产亚洲精品在线视频免费观看